ABCDV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136|回复: 52

我在包豪斯(二)[分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6-26 19: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两年前我在ABCDV发表过我在包豪斯(一),那时还没有论坛,后来每学期都把学习过程记录下来,现在我发上来,希望这个逐渐沦为艺术考学咨询论坛再回到艺术学习交流的轨道上来,如果效果不大,我就放弃,不在这里发下去。

我在包豪斯(2)


在包豪斯的第一个专业学期遑遑悠悠的过去了。又到了向组织做总结报告的时候了。

上学期我正式开始了专业学习。学校每学期都为所有新生安排了固定的Projekte大餐Einblick.
这个Projekte有六个小Projekte,分别是摄影,编排,电影,插图,海报和展示,对固定的主题进行表现。我们这学期的主题是“书”。

摄影课教授先给我们放了些优秀的摄影作品幻灯片,然后让我们去拍一卷照片,明天有老师指导做暗房处理。#·¥%??听错了吧,再问,确实是。看看表,中午1点。也就是说在第2天早上9点之前
要有一卷36张作品,并且对主题书设计表现。来不及吃饭了,买胶卷准备相机构思。

我拍了一组书和食物结合起来的照片,把书放到锅里,书上抹上黄油等等,用2个台灯,加一个白板做光源。第二天讲解胡吹“中国有句古话,书就是粮食”。到底有没有我也不清楚,反正德国人对中国古话都很佩服,还附和说他们也有这个谚语。德国同学的作品思路很抽象,很难用文字表述他们的创意。比如有个同学在地板上横七竖八的放了几本书,照片就是一双脚在书上走来走去的几组。这样用文字确实很难让人想象,但他通过光影和别致的构图,镜头表现出来的却让人有一种站在几幅印象派画前的感觉。我想,这可能就是欧洲和中国设计的区别之一,也是我怎样从根生的具象思维中学习一种意想的创新。在接下来的课程中,我的这种体会越来越深。

下一周是暗房冲洗技术,两个老师手把手的讲解。最后每人要做一组作品,并自己冲洗放大。我试着改变自己的思路。书是一个载体,这个载体怎样和这个真实的世界沟通呢?我自己做了几个封面,然后找了几本没用的书用做好的封面包起来。再把书和外界结合。比如:封面上是手拿刀的图片,我就自己用刀把书割开到封面上的刀尖处。封面上是一堆垃圾的图片,我猎寻了好几天终于捕获到几只绿头苍蝇,杀害之后又整了整尸体放到垃圾图片的书面上。封面上是一堆火,我就把书上端,也就是火苗上用火烧了。等等,这一组图片让我残害了好几本书,想起我刚说的“书就是粮食”,有点不好的感觉。安慰自己:君子害书不算害。

两周摄影课很快过去,编排课没什么意思,老师讲了讲排版和印刷的技术,就让每人假做一本书出来,主要是封面,2封面还有几页内容,文字与图片编排的联系。最后我又残害了一本书,上缴了事。

一个月过去,大家终于等到电影课。两个老师照例先对电影艺术大侃一通。然后发给每人一个四方的小本本,让画出一个小电影出来。也就是每页画一个动作姿势,最后快速翻页时,看到的就是一个连贯的动作。有一个同学的“小人书”很有意思,他画了一个很简单的人把自己的头摘下来当球踢一系列动作。

接下来老师又讲了摄象机使用和蓝墙摄像室知识,放了些上届学生的作品。去年的主题是“土豆”。
有一个作品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作者搞来一段年度当红小生美国老大布什演讲的影片片段。自己在摄像室拍了一段双手削土豆的录象,两段影片接起来,配上搞笑的音。最后的影片是:布什站在演讲台上,一边削着土豆一边讲着什么。可惜以我的英语水平,这段作者自己配音的搞笑演讲我一句也没听懂。

最后结组开始拍摄,每四,五个人一组,拍一个以书为题材的短片。我们组4个,Lili,maria,stefan还有我。由于我第一次和德国同学合作,再加上我当时德语还很生疏,更因为我自五千年祖先传下来到我这儿一点没少反而更强的谦虚胆小内向的性格,基本上其他三个组员创意,规划。我们组的创意很简单:书除了读还有什么其他的用途?垫桌角?当枕头?砸人?我们用摄象机表现出这些弯门旁用。最后的镜头是stefan 如厕,完事后发现厕纸没了。看到旁边有本书,于是撕下两页…

最后一节课大家展示自己的作品,有一组用STOP MOTION形式表现一本从窗台掉下楼的书的不同结果,象《ROLA RENNT》(《罗拉快跑》)那样有几条想象线。或是被人拾走,或是被车压烂,或是被乞丐拿去生火取暖。还有一组是,一个人趴在桌子上看书,忽然灯灭了,他拿起火机撕下看过的一页,继续看,但那页纸很快燃尽,他不得又撕下刚刚看完的,点燃继续急急的向下看。这部片子虽然简单,但立意和表现都很有味道。

接下来是两周插图课。第一个任务是给莱比锡书展画一个吉祥物。我先查莱比锡书展的信息,查这个城市的信息看看有什么特别的东东可以利用的。最后我用了一个小猪爱因斯坦的形象。猪在德国有幸运博学的寓意,爱因斯坦又是德国的大科学家,象征知识。我画了个可爱的卡通猪加上爱因斯坦标志性的胡子和爆炸头发,再戴上一副小圆眼镜。其他同学画了些书虫,老鼠,乌龟还有些看不懂是什么的形象。但是我发现,他们并不象我只是按老师说的画出这个吉祥物,有的还画出这个吉祥物的一些小故事,有的连模型的做了出来。我想到可能是我还象在国内那样为了作业而做,而他们想和做的却是更广些。

第二个作业是画个书的封面。我画的是《了不起的盖次比》的封面:夜幕下变形的城堡,戴礼帽的剪影,还有诡秘的猫。德国同学写实画功不怎么样,可写意画功却很有感觉。比如斜斜的两条线,绑着一小块木版一个简单的没人荡的秋千。一个很简单却很有意境的封面。

然后是两周海报课。教授是去年德国设计协会评出的全国高校教授评比第一的Peter Gamper。老教授是个白胡子老头,特别亲切。可惜我第一个作业就做错了。老师让我们搜集四至六幅图片,加上JUST DO IT 的标题,组成一个简单的海报,不需要做花肖的处理,只要简简单单的表现主题。我找了一组关于吃的图片,有肥胖的人,有疾饿的人。老头告诉我要做一组不是一个主题但要表现JUST DO IT这个主题,而且“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鬼”这种主题已经被用的太多了。同学们做的都很好,有的找的同性恋的图片,JUST DO IT, 还用解释吗?有一个是飞机驾驶仓内,驾驶员面前的机窗外远处是世贸大厦,呵呵,时事和幽默的结合。

接下来,老师要我们自己找题目,选图片做,同样不需要花肖的处理。就是简单的图配文字。同学们的思维在这堂课很强的表现出来。我发现他们很喜欢性和暴力这些极端的题材,还有就是毒品,摇滚之类的边缘题材。我的题目是WARUM NICHT(为什么不呢?)我找了些图片用电脑做了些改变,表现应该可以却没有这样的主题。比如在这个小城有个标志性的雕塑,是歌德和席勒哥俩儿揽手前行。我把俩个人的头换成布什和拉登这对仇家的头。还有张德国总理实罗德的头像,给他挂上德国年轻人喜欢挂的耳环鼻环。还有张是克林顿和莱温斯基的结婚照,有情人终成眷属。

最后的两周展示课,任务就是如何展示自己和整个班的整学期作品,说白了就是每人把自己的整学期作品整理展示,最后大家办个展览。我想整学期的题目就是书,我最后何不就做个书,把所有的作业放进去。因此我先做了个大纸盒子,里面又套了一个盒子和一本大书。里面套的盒子放我录象带和那小本动作电影书。那本大书其实就是一个大文件夹。不过我为了突出主题做成书的形状,加上目录和章节,每张就是每个小Projekte,每个小Projekte里有任务,构思草图和最终定稿。

其他同学的展示方式大多也是把所有作品整合,放到一个自己做的包装里去。有几个很花钱和精力的。比如,有一个做了个小灯箱,再把自己的所有作品拍成幻灯片。还有一个做了个很精致的大铁盒子,还加了锁,如同一个密码珍宝盒。

最后就是集体作业,布展厅。展览举行了三天。开幕式的晚上,大家买了很多酒搞了个小型酒会,许多家长从全国各地赶来参加。我喝红酒喝的有些迷糊,在悠扬的音乐中看到同学们和自己的父母在自己的作品前合影,想想已经出国一年半了,不禁有些想家。展览一结束,我就坐着国航CA932回国探亲了。

2001年
 楼主| 发表于 2004-6-28 03:3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把那篇老的再翻出来

我在包豪斯
相信在设计这行混的同行们对包豪斯都有所了解。在各种盗版正版,4开16开32开的设计史书上在近代设计史第一章应该讲的是这所大学。她开创了一个设计时代,一个设计风格即包豪斯设计风格。二战前这所已经闻名世界的艺术设计大学被号称懂点艺术的希特勒糟蹋了。其后学校的残支分别在德搔,柏林,乌尔姆残喘。一部份包豪斯原装教授老师跑到美利坚,推动了美国近代设计。在这我不多介绍这所大学的历史,大家可以再看看有关书。
2000年我在国内大学抄毕业论文混毕业设计的同时已经准备到德国留学了。2000年秋我踏上德意志的土地,来到慕名已久的魏玛。这确实是个小城,小得让人不敢相信这曾经生活过马丁路德,哥德,席勒,科勒那赫,里斯特等等大名人,曾经诞生过魏玛共和国,1999年被指定为欧洲文化中心。但她却是美的沁人心脾。这里几乎没有工业。古老的石路建筑,大片清碧的草地,茂密的林荫,名人故居,艺术博物馆每天吸引着大批的游客。这里有两所大学,里斯特音乐学院和包豪斯艺术大学。每天早上都能看到背着琴或画夹或抱着模型的学生匆匆的赶着上课。
学艺术设计的都知道,外语对咱来说可是咱们的“七寸”。国内艺术院系大多要求学生过二或三级就能拿到学士学位。不怕大家笑话,我的三级英语考试是抄过的。刚到德国,面对比英语还要难的德语我头大的一连几天找不到北。第一次在学校语言班德语考完试,老师发卷子时,最后发的我的,并盯着我看了半天,我估计她是想记住最后一名的面像。
我知道我已经没有退路,我拿出我当初学画时一连几天用正开纸画大卫的劲头,对着德语书“怒血喷张”“咬牙切齿”,好几次象国内学英语一样,学了整整一晚,第二天全忘,气的我就要把书撕了,想想很贵的书价又忍住了。如此“心惨志坚”“艰苦奋斗”“想着大姐张海迪”“苦不苦,想想革命两万五”之类的不多说了。总之,我拼了。第一学期期末语言考试,我让出我盘踞很久的倒数第一宝座,考了倒数第三。第二学期语言中级考,加上几个已经在德国二三年的中外哥姐们,全班只有五个通过了考试,我“居然”名列其中。2001年暑假我“顶严寒”冒酷暑学了一暑假,终于把专业学习前最后一个语言考试DSH搞定了。而去年和我一个班的同学,只有一个和我一起通过了这个考试。
不同与其他学校,我在学语言的同时还上了些专业课。因为语言的问题,我只选了简单的课。上学期我选了门叫SKIZZE 的课,字典上翻译为“速写或略图”。我想,这不怕,这是咱强项啊,国内基本功可不是白练的。岂知想错了。第一堂课老师让我们到街道上画10副左右速写。我画了些马,自行车,还拽了个德国人,让他坐了五六分钟。回到教室,大家把画全摊开。德国同学画的让我莫名其妙的画。老师讲评我的画时,我只听到错了什么的。一个德国哥们而告诉我这堂课的目的是画运动中的东西。原来如此,怪不得德国同学的画上有许多流动的线条?
接下去老师又让我们画插图,虽然不是很难,但是量很大。到了后来同学们开始混作业凑数。老师也很倔,枪毙了许多作业,让重作。我也有几幅壮烈牺牲。然后是作一个番茄汤的海报。5张草图画着先,再精选一张用电脑作着后。老师对我一张作业很感兴趣。我画了个大西红柿,然后给它加了个德国人喝汤专用的汤碗儿的碗把儿。老师说,构思还可以,但画面构图还能更完善。他让我去图书馆看看冈特兰保的招帖。我说,我以前看过些他的招帖。哦?是吗?老师问话中透着不信,那你给我讲讲你对他的了解。我说,冈出生在卡塞儿,现在卡尔斯鲁厄当教授,去年他获得肖朦大奖,他的作品...我用坑坑痴痴的德语讲了许多。老师或许不知道冈老教授现在在国内有多火。老师很兴奋,他告诉我,他是兰保的学生,他的毕业设计是兰保带的。他还给我讲了兰保的其他事情,并告诉我,他于去年退休了。他也不管我懂不懂,讲了很长时间,以至于那堂课成了我的专用课,其他同学的作业他都没来得及评。
最后的作业是作一个“狗沙龙”的标志及其简单CI设计。我最后通过的标志是我们经常做的狗头投影。即:大拇指与其他四指垂直,食指中指无名指并拢,小拇指向下掰开,这时手的影子是个狗头形。我利用这个元素设计了标志。伸出的手掌不仅点明沙龙的主题,而且还代表着这家沙龙友好外向的欢迎姿态。其他德国同学大多画了卡通狗头形状或字母变形或以骨头为基础进行设计。老师对我的最后设计很满意。
学期结束后,同学们都拿到了学科结业证,我没有拿到。我去找老师问。原来,我最后一堂课没有去,我把倒数第二堂课记成了最后一堂。老师告诉我,我可以再约个时间把最后一堂课补上,就能拿到证书了。
我上的这课其实只是个小FACHKURS(专业培训班)我们的主课要比这有意思多了。一般都有个主题。比如这学期有堂课老师带着学生一起利用海报,报纸电视广告,和拍小电影短篇对伊斯兰教进行理性介绍宣传。还有一堂课要对自然界的纹理进行认识,并加以利用,这个课有许多郊游。还有一堂课和城市大剧院合作对其进行平面宣传和三维空间改进。诸如此类的课每学期有几十个供学生们随意选。
在德国学设计是很废脑子的事儿,当然也很练脑子。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6-26 20:0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包豪斯啊~~~~~~~~~~~~~~~~~~~~~~~~~~~~
我一辈子都考不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6-27 00:54:37 | 显示全部楼层
加加油  也许半辈子  1/3辈子  1/5辈子就没问题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6-27 01: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ENEMY

希望能继续下去

我现在最想去的是国立高等专科
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6-27 22:30: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6-28 00:42:5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6-28 00:44: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6-28 03:2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月魄:加油,入学考试其实是实力+运气,的。并不是很难。
yukijiang1982:多谢一直的支持,祝顺利
lsyzq:我在这里学的是视觉传达的影像艺术方向
Muenze:我是常来的,但大多是来潜水
寸寸:写吧,我其实也是记流水帐,有人一起记才有意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6-28 04:53:3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6-28 06:59:1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6-28 09:45:43 | 显示全部楼层
ENEMY

能透个底吗?
什么程度能一次考过专业考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6-28 20:53:34 | 显示全部楼层
真不错的帖子,也希望能继续看到后续
ENEMY,你刚到德国时,德语学到什么程度了?
寸寸,你是9月15日生日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6-29 05:47:18 | 显示全部楼层
3ku:文章有点用就好。
涂鸦者:呵呵,我听到了。
寸寸啊:你这问题我估计主考老师也回答不了。听说今年同胞考这里又全军覆没。
qyj915:我当时拿着一千学时,其实也就300学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6-29 06:11:2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6-29 09: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6-29 09:13: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初由 qyj915 发表
[B]真不错的帖子,也希望能继续看到后续
ENEMY,你刚到德国时,德语学到什么程度了?
寸寸,你是9月15日生日么? [/B]


我不是了

这个签名是个漫画人物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6-29 16:33:1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包豪斯三

经过1年的语言学习和半年的专业课,我忽然对德国的现代艺术产生强烈的兴趣。由于从国内到现在一直是打着设计的旗号擦着艺术的边缘学习下来,对所谓的纯艺术感觉就象站在河边想下水却不知道如何下。而别人说起却都大话,俺们学的是艺术设计,似乎自己已经卷着裤脚站在水中。因此准备到学校FREI KUNST(自由艺术)专业里选些课。

恰好新学期有个PROJEKTE(项目课)叫“GREEN SPACE”而且随课还有个去日本的学术交流,费用自己承担一部分,DAAD(德国教育交流协会)承担一部分。正因为这个课有这个去日本的机会,想上这门课的学生很多。我为了保险在学校选课的前一天专门跑到这门课的教授那里。教授是个50岁左右的女教授。听我来自中国,很赶兴趣,告诉我她以前大学毕业那年76年去过一趟中国,而且居然在那个我还没出生的特殊年代从中国南部一路到北部,从香港,途径若干内地城市进入蒙古。我大要的介绍了自己,和对艺术的简单理解,然后问了些课程的安排和要求。她和我讲这门课对参与者要求很自由,随便做什么,表现形式随便,只要和绿色空间有关系。学期过后暑假期间9月中到10月初去日本做学术交流。

由于自我感觉语言已经有些进步了,新学期我又选了2个理论课“UEBUNG VOR  ORIGINALEN”和“ORGANIC DESIGN”第一个是关于魏玛一些有名的建筑历史极其艺术风格的讲解,第二个是关于人们从动植物器官和生态所掌握的仿生设计。这边理论课的上课形式一般是,首先由老师讲几堂课,然后每个学生自己做个课题,每个要上台讲解主持一堂课,通过自己的演讲,幻灯,或图片影象资料的展示,表达自己的主题,再由其他同学和老师提问,完成整整一堂课的工作。最后学期末再交一份15页左右的报告。国内我就不喜欢理论课,只在毕业时,才半抄半胡吹的写了10几页的论文。这次不但要用德语再写10几页的论文还要一个人站在大家前边,在那么多人注视和提问下用他们的母语夸夸奇谈整整一节课,想着我头就大。

但是想完成学业必须完成一定数量的PROJEKTE(项目课)SEMINAR(理论课)还有FACHKURS(专业培训课)和UEBUNG(练习课)。所以我又选了个估计不会让我头大的UEBUNG(练习课)“人体速写”。

以上这些课基本每周一次,每次半天。其他时间也不能让自己闲着。到语言中心报名参加了个英语提高班,又到体育中心参加了篮球班。英语班去了三四次实在听不懂老师和同学们在说些什么就灰溜溜的撤了下来,不再去丢人了。篮球班到是很有意思,每周二四晚上在体育馆打上几小时,锻炼了革命的本钱,还认识了很多朋友。那时包豪斯还没有很多同胞。喜欢打篮球更是就我一个。虽然自己在身高和强壮上不及德国壮汉,但由于自己国内经常玩篮球,而且还有许多德国女生一起打,所以比赛场上还算混的过去。

项目课 “GREEN SPACE”上的我有些累。开始老师展示了一些大师们的艺术作品,很多都是围绕草地,公园,植物的一些艺术装置。然后每个同学讲解自己的创作意图。我连续几个晚上冥思苦想,终于想了套方案。我准备比较一下艺术自手工到现代艺术,及随计算机的发展到多媒体艺术。具体载体就是相同题目的一幅图,我起的名字是“HAPPY ROOM”。准备首先自己用油画创作出这幅图——在一个开满植物的空间里(也可以表现为房间里)有三个稍做变形处理的人物形象在演奏不同乐器。油画之后,再用电脑三维软件把这幅图再表现出来,打印成海报形式。然后在用多媒体软件把这个图再制作成影像形式,最后展示就是人们看到在一间空间感及巨夸张的空间里,三个人在共同演奏。如果鼠标点击某个人物形象,这个形象会独奏一曲,而其他任务会自动停下来。我最终的工作意图就是通过同一题材的三个不同形式:油画,海报,多媒体。来阐述艺术从古到今,随时代科技的发展而发展变化。

我用语法错误肯定不断的德语给这帮德国老师同学们呱唧呱唧的讲了很长时间。接着这帮德国老师同学们用很深奥的专业德语呱唧呱唧的开始批判我的设想。有的说,艺术的不同形式没有可比性,有的说,这种比较没有意义。有的说这作品不对我们课的主题。总之,最后的意思就是基本没通过,最好换想法。我晕头傻脑的站在前边,想辩驳几句,却不知讲些什么好。这时,一个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女同学KATJA 帮我接了围。她说:“这是个很好的题材,但确实不对这课的题目,但最好你不要放弃,有时间可以自己再继续。”下课后她主动找我问:“你有没有时间去喝杯咖啡,我给你讲一讲咱们课的具体要求。”

美女约我喝咖啡,没时间我也要有时间。咖啡厅里,她先讲了她的创作计划:自己制造出些苔藓,然后让这些苔藓按照自己的艺术设想在不同的载体上,比如纤维,木头上甚至在一盘精心准备的食物上繁殖。她讲这门课其实就是以自然界为目标进行艺术创作,表现形式不受约束。

回到家里,我躺在床上,睁着眼看着天花板,想:看来艺术确实自由,但自由的我摸不着头脑。我跑到图书馆看了些欧洲及日本宫廷时期的庭院设计。又上网查了些中国古代对自然界的理解和利用。在图书馆我看到一本书上有句德国格言:DURCH DEN SPIEGEL KANN MAN DIE WAHRHEIT SEHEN(通过镜子可以看到真理)在网上我又看到了中国古代风水和五行对自然界的解释。我琢磨着是不是可以换种表现形式,把东西方对自然界的理解结合起来,再表达一种新的寓意。

课上我给大家讲了我的新构思,用镜子做载体表现镜里镜外真实与抽象的自然世界。而自然世界由构成世界的五种元素:金木水火土表现出来。我计划找一面大镜子,分别置于这些元素中,先作成装置艺术品,并以照片形式表现记载下来。没想到老祖宗的理论把这帮老外吸引住了。大家都觉的这个想法很独特,不停的问我五行的意义。我其实对这个我们伟大的祖先留下的理论也不是太了解,大概讲了讲只好实话实说,我也不是理解的太透,回去后我会再查些资料,下次给大家讲。教授好象对中国的风水很感兴趣,问我风水和五行是不是也有联系。我又简单的讲了之间的联系和成由关系。

其他同学也都讲了各自的想法,大多是行为和装置艺术,而且大家都用很专业很理论的高深词汇讲解,我理解的很费劲。比如,有个同学准备在草地上挖个坑,然后躺进去,我实在没听懂,也没理解她的想法。还有个要在雪地里赤身裸体的从一个麻袋里爬出来,然后一手拎个水桶,一个手拿个瓢,一边向雪地上撒水一边向一条河里走,最后人完全走进河里。整个过程用摄象机拍摄下来。

得到老师和其他同学的认可后我开始准备我的作品,首先找那个大镜子,去商店看了下,太贵了,我这个穷学生根本承受不起。于是上网到学校主页问哪位好心人有大一点的镜子能借我用一下,还真有个学生回复我愿意借我他的大破镜子。我去看了看,正和我意。送给那个好心人一个国内带过去的中国结,告诉他可能要借一个月,他很大方告诉我拿去用好了,他也不用。

我费了老大劲把镜子抗回家。找了几个哥们姐们帮忙,在几个好天气里又把镜子抗出去先把“水”“木”“土”和“金”搞定。具体就是,“水”----把镜子插到河里,用细线绑了几条鱼横在镜前。拍照,这是主体,还有几幅小的照片相附:一条鱼在一个盛满水的碗里游,几个鱼骨在一个黑锅里,还有那悬挂的鱼。表现水元素世界中的生与死。“木”----把镜子横放在一个草地上的树桩上,树桩被整齐的从地上20公分处已经被锯的很平。在上面放上镜子,镜子上放上一把有木纹肌理的木箱子。相附的几幅小的照片是森林的照片,被伐的树木的照片,木家具的照片。表现木元素世界的自然生命到被利用的过程。“土”---把镜子横着放在公园的草地上,镜子两边我稍加工了一下环境。一面我铲了些土,并且从镜中能看到些植物。我从建材店买来几块地板砖在镜子另一面整齐的砌好。一双穿着运动鞋的脚站在上面。另一面的土地上有一双光着的脚在走动。配合的几幅照片是行人来往的路面,干涸的土地。表现土元素世界的原始与现代。“金”在一个用几块镜子和铁板堆砌的装置里有一面被一个铁管击碎的玻璃。几张满是脚手架的照片,铁丝废弃物的装置等表现我们不断的建造我们的世界,而不知觉中世界被建造破坏。

那个“火”让我很费了些精力。找教授开了封介绍信,拿着去警察局登记,告诉他们我要在一个通道处生把火做艺术表现。警察大人们很和善的告诉我可以,但要去消防局登记。跑到消防局,那里的大人们很和善的告诉我可以,但要确保他们的救火车和他们的消防员在场,而且所有费用要我承担。我听了大概的费用数目之后,乖乖,就是把我卖了也承担不起。和教授讲了,教授也没办法了。我开玩笑说,还不如我偷偷放把火。没想到教授说,只能这样了,但你要准备好几桶水在边上。然后迅速逃离。接着朝我眨眨眼,有什么不测,我可帮不上忙。我会心的笑笑,说,放心我不会说是您给我建议的。

准备好“作案”工具后,我在一个选好的通道里,在镜子前点了大约十分钟的火,用两部相机急急的拍了好几十张照片,还好只有几个行人很好奇的经过,冒的烟也不是很大。快速清理好现场后很快的离开了。照片冲洗好后却不是很满意。于是又咬牙狠心另找了个通道第二次“作案”。还算顺利,没有发生意外,没有被警察捉住。

学期末展览,把五张主要作品放大,又配了其他的小幅照片。由于全班只有我一个是学设计的,其他的同学都是学纯艺术的,所以我主动承担了全班展览海报的设计制作。
学期快结束时我也把其他课完成了。SEMINAR(理论课)我从网上找了些中文,英文,德文的资料,胡乱的拼凑了2两篇论文。我作的是关于歌德在魏玛故居的报告。作报告的那天,全班来到歌德故居前,我站在老师同学前,半背半照着念的给大家讲歌德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他的故居是怎样的。讲着讲着,不知不觉围上了很多游客,我估计他们都很好奇,怎么一个东方人用这么烂的德语给一帮德国人讲这个房子的历史呢?我讲完后游客们在傍边使劲鼓掌。

AKTZEICHEN UBUNG(人体速写练习),我上第一堂课开始时,不穿衣服的模特儿,和穿衣服的同学都不住的拿眼角瞟我这个唯一的东方人,我知道他们在想什么。稍和我有点熟的CHRISTOPH甚至问我:"你没画过人体吧,在中国这是禁止的吧?"我心想,我画人体时,你还不知在哪儿抱着"花花公子"流口水呢。由于有国内的基本功,这堂课我上的比较顺利,只是觉得自己课上下来没多少进步。

接着,暑假来了。我跑到宝马车流水线干了两个月苦力。拿着赚的苦力钱,九月底和全班去了日本,作了两个星期的学术交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6-29 17:49:10 | 显示全部楼层
强烈的支持!!谢谢你能和大家分享你的经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6-29 18:3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坚决支持呀,绝对的好文章。看过之后受益匪浅,楼主详细的描写了在德设计学习中的艰辛与激情。让我对留德前景更有底了,希望尽快发表后文,严重期待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6-30 10: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7-1 02: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ENEMY你写的太好了~~给了我很好的设计学习的经验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7-1 05:19:28 | 显示全部楼层
对大家有用就好




我在包豪斯四




  
  9月13日从柏林的朋友那借宿一晚,第二天到机场和老师同学们回合。13点飞机起飞从伦敦倒机,又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后我们踏上另一个鬼子国家日本。
  
  从机场坐地铁我们一行到了取手。在我记忆中取手这个名字好象是木村拓栽刚出道时在《爱情白皮书》中的名字。东京艺术大学的老师到车站接了我们到他们的取手校区。学校坐落在一个很安静的小村庄,树荫郁翠,一条大河从学校后边流过,景色很美。
  
  和将要一起办展览的日本老师同学见面后,我们被安顿在校招待所里。房间是典型的日式塌塌米。负责接待我们的里子和智子,两人都是这个学校的学生。里子会一口流利的德语,让我汗颜的是她在德国仅做过两星期的旅行,她的德语完全是在日本学的。更让我欣赏的是她的性格。她和和蔼温顺的智子比还有一种很强的性格。她先给我们交代了在学校的一些规定,并且要我们每天打扫房间。看到一个德国同学出门没随手关门,她追出去把他叫回来很严肃的让他把门关上。我想,可能是她在德国的两个星期的旅行中,
德国鬼子没给她什么好印象。我顿时和她有了同仇敌讫的感觉。
  
  晚饭是里子和智子做的可口的日本面。我们不停的说“哦依稀,啊里呀多(很好吃,多 谢)”里子心安理得的点头接受,智子高兴的双面通红,乐得本来就小的两眼几乎消失。里子偷偷告诉我们,智子虽然是学生但已经结了婚。在家里象其他日本主妇一样都是她一直做饭,但她老公也象其他日本大男人一样从没有说过很好吃之类夸奖她的话。我是对小日本这种情况已见怪不怪了,可对这几个德国同学却很难想象。TOBIAS跑到正在刷锅的智子前面,深深的鞠了个日本躬,并说,“哦依稀VERYMUCH,啊里呀多VERYMUCH”
STEFFAN抢过她手里的锅,夸张的刷了起来。VICTOR把她拉到座位上,殷勤的给她做肩部按摩,我漆上一杯香茶端到她面前。智子激动的不停的咧着嘴笑,眼睛再次消失。
  
  我一直倒不过时差,同学们都睡去了,我听到外面到处是嘹亮的昆虫的嘀鸣声,浑然间,我仿佛又回到了儿时住在外婆的那个小村庄。折腾到后半夜才慢慢睡去。
  
  第二天早上,我们晕头晕脑的被老师喊醒。九点钟,开始我们的WORKSHOP,这一天首先是单人作业。题目是“速溶公园”,表现手法不限,下午四点交稿,五点个人讲解。
  
  我拿着数码相机,调焦相机还有一个一次性的傻瓜相机出去找素材,半路遇到STEFFAN,我俩一起边拍边走。天气从昨天我们刚到日本时就不好,老师笑我们把典型的德国天气也带来了。不知觉间,下起了小雨。走在飘雨的日本乡间小道也别有一番滋味。
  
  路遇一个日本妇人,她笑着向我说“*-¥%#~”我笑着向她说“SI MI MA SAN ,ADAXIWA QIONGGUKU JIN DESI(对不起,我是中国人)”她笑着点头弯腰,并示意我们等一会。然后迈着小得不超过一步而又频率极快的小碎步跑进一个大房子。我和STEFFAN一脸茫然。一会儿,日本妇人又迈着小得不超过一步而又频率极快的小碎步跑了出来,把手里的两把伞塞给我们。我们明白了,并被感动。
  
  下午四点我们把照片交上,数码照片打印出来。一小时后照片洗了出来(不得不佩服小日本儿的工作效率)。五点个人讲解开始。日本同学大多相片,草图和实物结合,可以看出来他们的动手能力很强。而德国同学更多的是表现一种感觉,不管是草图还是照片,都有一种抽象的印象表达。
  
  我的题目是“INSECT GARDEN”(昆虫的公园)我说,我昨天是我到日本的第一天,我几乎一晚没睡,几乎听了一晚的昆虫的音乐。今天早上当我看到老师出的这个题目时,我就想怎样找到另一个想法,以另一个眼光作这个题目。于是我想到了这些自然界中的艺术家,所以我拍了些小虫子,蜗牛,蟋蟀,蜘蛛,并找到然后拍下了它们的生活环境,也就是它们的GARDEN。
  
  讲解结束后我们开始相互自由结组,第二天开始小组工作。日本人的英语差举世闻名,连我这个大学英语二级没过的都可以把他们唬住。我们小组只好由德国同学讲英语,日本同学听不懂的就由我写汉字翻译。一大早,我们坐BUS到市区,再坐地铁到东京市中心和同组的日本同学汇合。他们带我们四处逛。街头到处是新潮的东京年轻人。令我目不暇接的是东京的女孩子。记得以前听说日本到处是丑女,好看的都拍A片去了。而此时却是满眼的玉女,要容貌有容貌,要身材有身材。而且几乎都化着很合适的妆。我的双眼美滋滋的享受着。而日本男的除了身高长了些,还是小眼歪嘴的龌龊像。不是象上了发条一样不停顿的点头哈腰的奴才状,就是大声怪叫张牙舞爪的的找抽状。
  
  我们找了个路边小咖啡馆,边品咖啡边讨论我们的作业。德国同学都自信十足的提出怪异的方案,我也提出自己的创意,日本同学也小心翼翼的讲出她们的主意。争执论辩开始,德国同学各不想让,手舞足蹈坚持己见。我对此早已见怪不怪,加入战团捍卫自己的观点。 而日本同学只是旁观或小心的提一句。
  
  我们到那座忘了叫什么名字的高楼观光顶层,俯视整个东京,远远还能隐隐看见富士山。这座远东繁华大都市此时车马如水龙,四射的街道如同跳动的血脉,岁月的流烟在华灯闪烁中渺去。这就是还在我中学时期让我神伤的莉香发生过《东京爱情故事》的地方,我知道那个在我忧郁的成长发育期梦中的爱笑的莉香早就嫁于他人,相夫生子。后又离婚,再嫁人。不知道她现在生活的是否快乐,笑容如旧。

  
  我们在这个小村庄呆了五天,布好展厅,展出我们从德国带去的作品,还有我们这几天作的单人和小组作品。最后一天下午,我和STEFFAN把伞送回那个日本妇人家,并送给她我们的展览邀请明信片。当天晚上,日本校方为这次合展举行了小型酒会。喝了酒的小日本儿原形毕露,哈咿哈咿的手舞足蹈。女生们大多手里掐根烟,眯着眼傻笑。
  
  
  
  酒会后大家余兴未尽,电话找来TEXI,跑到市里唱卡拉OK。日本同学几乎人人能唱,德国同学大多第一次,也把调走到太平洋的瞎吼。我居然发现点歌本上有中文歌,于是唱了个周华健的“寂寞的眼”,后来又和一个漂亮的日本MM只调没词的合唱了宇多田光的“TRAVELING”。
  
  PLMM告诉我,只十九岁的宇多刚刚和一个三十好几的男的结了婚。我说,“完了,这个单眼皮神经兮兮却有天使般嗓音的女孩是我的梦中情人,她结婚了,我的生活也就没有意义了。”PLMM笑着说,“她结婚了,可我没有啊”。整晚,我们尽兴唱,尽兴跳。后来才知道那夜是我们的中秋夜。
  
  
  
  周末,我们搬到东京艺术大学的上野校区,我们有两天的时间可以好好感受一下东京。上野已经位于了东京的市中心。傍晚我们穿梭在居民区的小巷里,小街道干净的很,幽幽的街灯闪烁出安静狭长的巷道。
  
  
  
  周日自由活动,我和已经到日本的好朋友MARTIN和ANDRAES碰头,继续神逛东京。MARTIN做私人旅行,ANDEAS在这里做实习。我们去了著名的电器步行街,看着什么都想买,就是没钱。
  
  我们打了几局POWERGAME,后来又吃了顿正宗的流水线传送的寿司,免费的粉茶,不同品种的寿司随便从传送带上取。吃到饱,最后结帐,每人才七百圆,和五欧圆多点,真是实惠。
  
  
  
  周一我们坐新干线到京都,这坐古城以中国都城式布局建造的,象北京一样方方正正的街道,城里到处都是寺庙。参光西芳寺时,希里糊涂的听了几个和尚念经,然后拿起摆在每人前面的毛笔抄了段“佛说,摩柯般若波萝蜜..."德国同学一脸诚心的向我请教是怎样竖着拿毛笔写字 的。我觉的无聊,就和VICTOR偷偷溜出来四处溜达。看到俩个MM正在照相。不放过任何泡妞
机会的VICTOR立刻上去帮忙给她们拍合照。然后顺理成章的调侃起来。我问她们,一休大师的庙宇在哪里,两人开始没明白。我就给她们唱“咯咭咯咭咯咭,咯咭咯咭,一休哥...”她俩恍然大悟。原来一休的庙就在西芳寺的对面。这就是我小学时,每天六点半必看的《一休》中故事的原载地。
  
  
  
  俩个MM陪着我们逛了逛京都市区。这坐古城原貌保存的很好,不象北京那样到处都是高楼大厦。 街道上老人们悠悠的跺着步,绕城河边情侣们相依喃喃耳语。与东京相比整个城市弥漫着一种洹古悠闲的味道。
  
  
  
  第二天我们要下午四点坐新干线去名古屋,上午还有些时间。我自己坐BUS四处看。BUS上忽然听到有人说中文,上去搭言。原来是三个台湾大学生两女一男自费到日本游玩,而且我们学的专业居然一样。而且那个小眼M和那个小眼G是一对儿,那个漂亮的MM原来是点灯泡的。于是我理所当然,心怀叵测的加入他们,和那个灯泡MM并肩前行。没想到灯泡的国语虽然不怎么样,却很能侃。我们边四处游赏,边云山雾罩的胡吹。
  
  
  
  不知觉间已到了下午,我忽然想起,还要到旅社取行李,然后到火车站和老师同学们汇合。赶紧和台胞们告别。匆匆向回赶,却怎么也找不到回去的BUS。我问路人,英语他们不懂,我就指着行驶的BUS,然后在手上写BUS的路线号。非常热情的日本大妈叽里呱啦一通讲,听的我一头雾水。我看时间不多了,不能再浪费时间了,准备找个年轻点的问。大妈却一把抓住我,把我拉进一家超市。她向店员又叽里呱啦的一通,店员也叽里呱啦的向我一通。我心里着急,只好连说“ALIYADUO SAYOUNALA(多谢,再见)”大妈却又一把抓住我,而且手劲特大,那个店员也伸手拦住我。我又急又惊,正准备奋起抗暴,忽然见店员拿出一张城市地图,一边叽里呱啦,一边用笔在地图上画。原来如此,看我明白后,他们又把地图送给我。我一边使劲道谢,一边飞身跑出去。
  
  
傍晚六点我们抵名古屋,因为我们教授晚七点要在市文化馆作一个报告,所以我们直接从火车站到文化馆。教授作了关于艺术环境的演讲,来自名古屋造型大学的师生和一些市民还有我们几个德国来的学生坐了满满一厅。报告作完后,名古屋的教授到一家不错的饭店给我们洗尘。我看到一个日本教授用手指指着日本学生,点出几个漂亮妹妹和衰哥。我们四个男生坐一桌,被老师指派的四个妹妹笑盈盈的坐过来。我们四个美的,就差高喊“花姑娘,大大的好”了。
    
        
除了我之外,那三个德国同学都很能闹,我们喝酒,碰杯,唱歌,做游戏。妹妹们都很大方,虽然英语都不是很好。她们不停的给我们倒酒,加菜,点烟。我们四个也不停的给她们劝酒。搂着她们照相。她们都喜欢照相时,伸着食指和中指,做“V”字行。我也拿食指和中指做“V”字型,不过是放在她们的脑后做兔子耳朵型。吃完后我们都没尽兴,喊着去迪厅或去卡拉OK。可日本教授和我们的德国教授都阻止我们玩通宵,因为第二天我们要做PROJECKTE报告。
    
    
第二天早上我们浑浑沉沉的被老师吵醒,喷着前夜的酒气洗澡吃早餐。到名古屋造型大学放着幻灯作报告,主要讲了我们是怎么在上学期完成的这个PROJECKTE。讲完后我们又马不停蹄的离开名古屋,驶回东京。部分教授和前晚陪席的妹妹衰哥们到火车站送行。我们依依不舍的相互留了EMAIL。
    
    
    
到了东京后,我们又住到东京艺术大学上野校园。第二天我们就要离开日本了,所以这是在日本的最后一天了。同学们三一群俩一伙坐地铁跑出去玩。不时有漂亮的妹妹塞给印有广告的餐巾纸,路边很多卖漫画的书摊,我忍不住也买了两本。走在华灯初上的东京街头,满眼是时髦的青春身影,只有在公园才看见一些老人。这些可能因为鞠了一辈子躬而再也鞠不回去的驼背老人说不定当年就和我们的爷辈们拼过刺刀。看着这些面带谦和的老人们,很难想象正是这些人当年给我们的民族怎样的伤害。而这些伤害又是怎样的随着岁月延续,遗忘,记忆,争执。
    
    
    
    
    
在晚上,日本校方为我们举行的送别晚宴上,大家喝的都很畅怀。我借着一点醉意和里子谈起中日关系。她说,“在她爷爷奶奶那辈日本人都觉得低中国人一等,不止是个头上。主要是他们觉得几乎日本所有文化都来自中国。”我问她知不知道靖国神社,她说知道。我问她对他们领导还经常参 拜这些二战战犯怎么看。她说,“我觉得很正常,应该把战争和个人分开。。。”我说,“但是战争正是因为这些个人而起的。。。你知道你们领导人给战犯下跪时,德国领导人给什么下跪吗,他在波兰给遇难者记念碑下跪。”我看到了她眼中准备大吵的神态忽然涌起,我想,她也应该看到了我相同的眼神。她忽然说,“现在最好谈些别的,因为你吵不过我,等我去中国咱们碰面再吵。喂,你有没有女朋友?”好厉害的东京小丫头,我笑笑说,“我没有女朋友,因为我还没找到在我 无聊时能和我不时吵吵架,找找乐子的女孩。你呢?”她说,“都让我吵跑了。”我俩哈哈大笑。
    
    
    
    
    
九月二十七日,我们结束了在日本两个星期的学术交流。那天早晨天气很好,临进机场时,忽然起了大风,我抬头看了看天,远处好象有乌云滚动。
    
    
    
    

    
中国日报网站9月28日:热带台风“海高斯”(HIGOS)于当天晚些时候登陆日本首都东京及其周边地区,并导致至少3人受伤。据悉,这是日本50年来所遭遇的最猛烈台风。据报道,台风于当天晚上8时左右登陆东京,引起大量降雨和强烈风暴。成百上千架客机被迫取消航班。另外,在日本中部和北部地区,火车也被迫停止运行。在日本本州岛东南部城市千叶,电线被飓风刮断,导致当地约4000户人家被迫断电。另有1100余人暂时躲避在临时搭建的棚子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7-1 09:01:09 | 显示全部楼层
经过1年的语言学习和半年的专业课?????[/COLOR] [/SIZ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7-2 02:33: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ABCDV网站 ( 京ICP备06005942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322 )

GMT+8, 2018-12-16 02:48 , Processed in 0.062500 second(s), 6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