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DV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5|回复: 3

【学员故事】内卡河边烧烤常有大鹅作伴,可惜不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21 11:25: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学员故事】内卡河边烧烤常有大鹅作伴,可惜不能做成烤鹅。

【海德堡纪事二】作者:FU学员小沈


从前有座海登阿拉山


(王座山)

海德堡城堡所在的王座山,拥有一段宗教历史,也是海德堡名称的来源。

Der nördliche Königstuhl führte in swebisch-alemannischer Zeit den Namen Alaberg als Beiname. Mit dem beginnenden Christentum in unserer Gegend, also von 500 n.Chr. an, bezeichneten die Christen den Berg als den "Heiden-Alaberg".
在施瓦本—阿勒曼尼时代,北部王座山的别名为阿拉山(Alaberg)。随着基督教时代降临,也就是从公元500年起,基督徒们称这座山为“海登—阿拉山”。
PS.“海登(Heiden)”德文意为“异教徒”,海德堡地区早期曾是非基督徒(也就是异教徒)的居住地。

Die Aussprache des langen Wortes wurde dem Volk nach einigen Jahrzehnten lästig und es ging immer mehr zur Kürzung über.Es sagte: "Heidalberg". Eine weitere Wandlung machte aus al das mundgerechte el, womit der Name Heidelberg fertig geprägt war. (ca.um 900).
数十年后,长单词的发音令人们厌恶,它变得越来越简化。也就是“海达山(Heidalberg)”。从al变为el,进一步的单词演变更符合口语发音 ,据此海德堡“Heidelberg“这个名字被固定下来。

PS. Heidelberg为什么翻译为“海德堡”而不是“海德山”,请参见[海德堡纪事(一)]首先是篇城市介绍

Unter "Heiden-Zeit" verstand man einfach einen weit zurückliegenden Zeitabschnitt, wie die Bezeichnungen "Heidenlöcher" (in der Pfalz), "Heidenmauer" (Limes) oder "Heidenturm" (römischer Turm in Köln) noch verraten.
人们将过去的时代界定为“异教徒时代”(意思是,在地名或事物名称前加上“Heiden”,以表示异教信仰),就如名为“Heidenlöcher (在普法尔茨“Pfalz”)”,"Heidenmauer(古罗马帝国的界墙)"



(圣灵大教堂圣诞弥撒)


宗教,贯穿了西方历史,而教堂,则是欧洲中世纪社会的核心。如今在德国许多地方仍留存宗教历史的痕迹,“海德堡”名称演变就跟宗教相关。然而宗教传承至现代却出现了信仰危机,越来越少的德国人信奉上帝。以下引用德媒《Spiegel online》的报道。

Nur 55 Prozent der Deutschen glauben heute noch an "einen Gott". 2005, als dieselbe Frage gestellt wurde, lag der Anteil noch bei 66 Prozent.
如今只有55%的德国人仍信仰“一个上帝”。当同样的问题在2005年被提出时,这个比例占66%。

Besonders auffallend ist: Auch unter denen, die sich als Christen verstehen, geht die Gläubigkeit stark zurück.
尤为明显的是:在被视为基督徒的人中,信仰急速萎缩。

Glaubten 2005 noch 85 Prozent der Katholiken an Gott, sind es der Umfrage zufolge jetzt 75 Prozent. Unter den Protestanten fiel der Wert noch stärker, von 79 auf 67 Prozent. Mehrere Millionen Menschen, die einer der großen christlichen Konfessionen im Land mit zusammen fast 45 Millionen Kirchenmitgliedern angehören, zeigen damit eine erhebliche innere Distanz zu ihrer Religion.
根据问卷调查,2005年85%天主教徒信奉上帝,现在仅余75%。在新教方面,这个数值下降更为急剧,从79%跌至67%。在这个国家,一个共有4千5百万信众的大型基督教团体中,有数百万人显现出与他们宗教的内心隔离。

并不了解海德堡的宗教情况。2018年圣灵大教堂的圣诞弥撒仍是人满为患,不清楚有几成是信众,几成是来凑热闹的。



圣灵大教堂(Heiliggeistkirche)


还没来欧洲前,我以为即使不是周末的弥撒,欧洲的、教堂里经常会聚集大批信徒跪拜祈祷,就跟中国的佛寺道观一样。然而现实是,大城市教堂里的游客似乎永远比信众多。

以前总喜欢坐在大学广场(Uniplatz),喝着咖啡,等待教堂的钟声。也许这里的居民已对钟声习以为常,时常让我觉得,教堂钟声只剩我一位聆听者。

钟声荡涤人心、圣韵悠长,将灵魂引入无边浩渺的天空,甚至超越人世间一切乐章。但,谁还愿意聆听教堂的钟声?恋旧者在广场上孤零零地呓语。



前些天圣灵大教堂举办一场免费的钢琴音乐会,由一位教会的钢琴家演奏曲目。可惜神的音乐再也无法吸引更多的听众,到场的约莫只有四五十人,留下大量空位子。音乐会未至一半,有位大叔已经睡着了。

教会的音乐或许已落后于急速变迁的时代,随着古老的信仰一同远去。我录制了一段钢琴音乐会音频“Kirche”,有兴趣不妨点开。

钢琴音乐会结束,我走出大教堂,回到满街游客的主街。对比观众寥寥的音乐会,教堂两旁的小餐馆早就座无虚席了。

山下有个华人教会




海德堡主街仿佛无时无刻都被游人占据,除非夜深和雨天。

在海德堡的某个下午,我浪迹在人声鼎沸的主街。然而天气不似预期,突如其来的阵雨浇灭了游人的热情,长街万籁只余下哗啦啦的雨声。我也加入到避雨的行列当中,狼狈地躲进附近一家商铺。

透过橱窗,我又望见矗立在主街中段的教堂,这座好似永远不会完工的教堂。在海德堡学习的十个月里,教堂修建工程的进度条好像完全没有前进半点。教堂的背后有一座小房子,这里就是华人教会举办活动的地方。

有幸认识几位海德堡华人教会的朋友,他们邀请我参加教会举办的活动。年廿九的包饺子和聚餐、河边草地烧烤,还有受洗宗教仪式。






受朋友之邀,我有幸参加华人教会组织的年廿九聚餐。平生首次参加教会组织的活动,原本以为气氛会严肃的,起码用餐前先有繁琐的祷告。事实上从包饺子到聚餐,活动氛围一直很轻松,没有预想的繁文缛节。

一位教会的朋友教我包饺子,可惜还是失败了。原谅我包的饺子太丑,不知被哪位“不幸”的朋友吃了。



草地烧烤


内卡河边的草地(Neckarwiese)是海德堡为数不多的“娱乐场所”之一。白天晒着太阳聚会聊天、烧烤,就跟深夜在酒吧街饮酒作乐一样常见。

内卡河边烧烤常有大鹅作伴,可惜不能做成烤鹅。






受洗是基督教徒入教时接受洗礼,全程大约四个小时。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洗礼、圣餐,这些书上的介绍,唯有亲眼见证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仪式末了还有一顿聚餐,又到改善伙食的时候了。


许多城市都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下一篇游记也许是关于久负盛名的世界之都,也许是名不见经传的优雅小城。点击关注,继续一同探索“伟大城市”。

原创作者:FU学员沈同学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9 10:12:53 | 显示全部楼层
【学员故事】内卡河边烧烤常有大鹅作伴,可惜不能做成烤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09:32:24 | 显示全部楼层
内卡河边烧烤常有大鹅作伴,可惜不能做成烤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6 16:30:28 | 显示全部楼层
内卡河边烧烤常有大鹅作伴,可惜不能做成烤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ABCDV网站 ( 京ICP备19037940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322 )

GMT+8, 2019-11-20 13:18 , Processed in 0.092016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